第一百四十六章 五行齐备与出海

  “你们炼制了那紫极剑?”  神秘修士的语气顿时缓和起来,一下便有了详谈的兴趣。  “老夫乃是天火真人,紫极剑的确是由老夫和三位小友共同炼制。”  天火真人深知洛虹此来是为了万年树心,从而凑齐炼制古宝的五行灵材,所以自愿来相助一二。  “你便是那天火真人?在下久仰大名!”  神秘修士一听天火的名头,当即拱手一礼道。  “前辈现在可否移步了?此处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洛虹伸手一引,他现在神经崩得极紧,可不敢像不知情的胖老头那样放松。  “好,二位请。”  神秘修士当即同意下来,三人付了三块灵石后,进了一间布有隔绝声音与神识的房间。  “真人的炼器术闻名乱星海,在下倒也对炼器一道颇有研究,不知可否交流一二?”  神秘修士刚一落座,便询问起炼器术之事,显得有几分刻意。  “呵呵,交流当然可以,不过道友还是先于卓小友商谈要事吧。”  天火真人打了个哈哈,炼器术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若非必要,他是不会外传的。  神秘修士闻言一愣,他还以为洛虹只是跑腿的陪衬,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筑基期修士,才是此次相邀的发起人。  “哦?小友找在下何事啊?”  神秘修士的语气顿时冷了几分。  “前辈想必也是在准备炼制一件雷属性与其它属性混合的法宝吧。”  洛虹轻笑着道。  “何以见得?”  神秘修士举杯饮茶的动作微微一僵,显然是被洛虹所说中了,当下却不动声色地发问道。  “前辈在万年树心前,还先后拍下了姜黄晶和冰灵液这一土一水两种灵材,众所周知,雷属性乃是水土两行混合而成。  而木行最为温和,爆裂的雷属性灵气要与其它属性的灵气混合,有木行灵气调和,便能轻松不少。  呵呵,晚辈对炼器术也颇有研究,故而得出上述的猜测。”  洛虹道出一个能摆在明面上的原因,可实际上他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此人并非人族修士,而是化形妖修,裂风兽!  洛虹察觉到他的底细完全就是个意外,先前他只是感应到此人身上,有缕与无名敛气诀同源的气息,好奇之下便多加关注了几眼。  此人强势拍下万年树心后,放出气势震慑一众窥探的结丹修士时,洛虹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这才确定了此人的身份。  联想到之前他所拍下的灵材,洛虹立刻意识到对方就是为炼制风雷翅搜集材料,以及混入人族修士中学习高深的炼器术而来。  说实话,若不是万年树心落于此妖之手,洛虹是绝不会与他产生交集的,眼下只能与其演戏,直到利用先知的优势,将万年树心拿到手。  “小友还真是心思缜密,就凭这些竟能将在下要炼制的法宝猜得七七八八。  小友这么关心此事,难道是想助在下炼宝?还是看上了在下手里的东西?”  裂风兽呵呵笑着,他一个妖修混进天星城,虽说对自身的遁速极为自信,但心中也是极有压力的,并不希望惹人关注。  “晚辈近期不会离开天星城的,炼宝之事爱莫能助,此次邀请前辈商谈,只是为了前辈手中的万年树心。  前辈想以万年树心中的木行灵气,调节雷灵气与其它灵气相融的难度,按道理是可行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失败的几率极大。”  洛虹开始讲起了道理。  “没错,想必道友是想用阵法抽取万年树心中的精纯木行灵气,此举虽能让操控灵气融合的几位道友的难度大减,但却需要主炼之人分心操控阵法中木行灵气的输出。  而看道友所准备的灵材品阶,所炼法宝也当是极品,以老夫多次炼宝的经验,道友恐怕到时是无暇分心他顾的。  所以,最好还是邀请一位修炼木行功法的道友相助,不过要想达到万年树心中的灵气精纯度,这位道友必须将功法修炼到极精深的程度,魁星岛的木龙真人或许能担此任。”  天火真人适时地应和道。  “这么说,在下拍下的万年树心没用喽。”  裂风兽似笑非笑地道。  “正是如此,晚辈愿以融灵阵的阵图,以及两万灵石向前辈换取那万年树心。  阵图在此,前辈且看,布成此阵后,水土相融成雷时会简单许多。”  洛虹取出他的杀手锏,此妖既然想找炼器之法,那便以此为交换条件。  万年树心给我留下,你还是去祸祸韩老魔吧。  裂风兽混入天星城也有些时日了,寻常的炼器术他也学过不少,以他化形妖修的修为,这些低阶炼器术学起来速度极快,当下一眼便看出融灵阵的不凡,心中颇为意动。  这两个人族修士的炼器造诣在人族中应算顶尖了,若我将他二人劫持回去,何愁风雷翅炼制不成!  裂风兽一瞬间便动了歹意,他的目光在天火真人身上停留了一瞬,想到此人几乎从不出天星城,便将目光移到洛虹身上,当即以隐秘手段留下标记。  “不错不错,这交易在下答应了,这是换取万木树心的号牌。”  裂风兽将一块星宫侍者送来的玉牌递给洛虹,颇有深意地道。  洛虹的神识虽强,但还不到能看破化形妖修手段的程度,对自己被种下标记一事一无所知。  洛虹欣喜地接过玉牌,将阵图推向裂风兽,拱手道:  “前辈当真爽快,晚辈在此预祝前辈炼宝成功。”  “呵呵,多谢,在下这便告辞了。”  裂风兽收起阵图,起身便走,他打算到岛外埋伏,只要洛虹一出天星岛,便出手将其擒下,带回外海的洞府。  这样一来,他既能得到万年树心,又能获得一个精通炼器的人族修士,真是两全其美!  目送裂风兽离去,洛虹脸色顿时一沉,用神识里里外外扫了自身多遍,没有发现一丝异样。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洛虹并不急于解决此事,此妖只要还稍微有一点理智,便不敢在天星城内生事。  而接下来,洛虹打算直接通过天星城的传送阵,传送到外海,寻找合适的岛屿修炼结丹。  到时一传送,双方远隔百万里,就是元婴后期施展的手段,都会失去作用。  “卓小友,现在五行具备,你打算何时炼宝?”  天火真人一无所觉,只认为洛虹瞅准了对方的命脉,做了笔漂亮的交易罢了。  “在下打算先行结丹,前辈或许得等上几十年了。”  不管是为了小金,还是他自己,结丹都已是刻不容缓之事。  “无妨,在此期间正好去找合适的同道相助,小友和老夫占了水火两行,妙音门的司门主差了些,借助阵法却也勉强能负责金行。  剩下的就只有木行和土行,小友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天火真人立刻进入状态,谋划起炼宝之事。  “木行,晚辈已有人选。那人是晚辈师弟,一身木行功法练得精纯无比,并不亚于晚辈。唯有土行,还需前辈多多费心。”  洛虹毫无疑问是盯上了韩老魔。  “土行也不难,那王铁也算可造之才,老夫便费些心指点他修炼,料想数十年后,他的修为定能更进一层,勉强能用。  不过小友不是散修吗?为何会冒出来一个师弟?”  天火真人轻抚着肚子,计划着未来的几十年,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实不相瞒,晚辈出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但其早在多年前就因得罪了高阶修士惨遭灭门了,晚辈和师弟侥幸才得以逃出生天。”  洛虹半真半假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老夫便先走一步,若是被人看到老夫与小友一起去取那万年树心,三仙门的人可又要发难了。”  天火真人本就是随口一问,洛虹是何来历他并不在乎,只求能快些见识到古宝的炼制之法,以便他成触类旁通,在炼器一道上再上一层楼!  “前辈慢走。”洛虹拱手相送。  ......  天星拍卖会结束大约一年后,天星城中走入两个略显怪异的修士。  其中一人修为足有结丹初期,始终冷着张脸,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另一人修为只有筑基巅峰,却能事事做主,好像那结丹修士完全信任此人,将一应琐事全都交托给了他一般。  韩立和曲魂刚进天星城,只觉此城巨大无比,正苦恼如何寻路时,风信子鲁二毛遂自荐。  “二位仙师,小人乃是天星城土生土长的居民,专门做为刚来此城的仙师寻路的买卖,一次只收两块灵石。”  “我想寻个住处,该去何处?”  韩立神色不变地问道。  “仙师的住处都在圣山附近,圣山的洞府也能出租,不过花费的灵石甚多,仙师若想要洞府的话,小人可以带仙师去办理此事务的所在。”  鲁二业务熟练地道。  “那便上来吧。”  韩立放出神风舟载上鲁二,在其指引下,一路飞至一座拥有高大台阶的楼宇前。  进入其中后,韩立挑选了一座位于圣山三十九层的洞府,刚缴纳完灵石走了出来。  一个明眸贝齿、十六七岁的炼气期女修就迎上来道:  “前辈,可认得这张符?”  韩立一愣,仔细打量了对方两眼,确认自己并不认识对方后,定睛看向少女手中的符箓,顿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此为灵龟遁甲符。是何人让你在此蹲守?”  韩立面不改色地问道。  “太好了,终于有前辈认得此符了!”  少女没有立刻回答韩立的问题,欢呼一声后,将符箓收了起来。  随后想到前辈还在等她回话,不好意思地一吐小舌头道:  “抱歉前辈,我家长老说了,若是谁能找到认识此符的前辈,此符就归谁所有,我一时太高兴了,所以......”  韩立略感好笑地伸手阻止了少女喋喋不休的辩解,再次问道:  “所以是你家长老找我?”  长老?难道洛师兄已经结丹了?  韩立边问,边在心中暗想。  “嗯,是的,卓长老请能认得此符的前辈去兰云阁一趟,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少女小鸡啄米似地快速点头,随即就行礼告退,她迫不及待地要回去向同门们炫耀了。  毕竟灵龟遁甲符可是初级高阶的符箓,出售的话,可是能获得上百块灵石的,对她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横财!  “卓长老?鲁二,那兰云阁你可听说过?”  韩立心头生疑,洛师兄为何要改名换姓,难道他也得罪了乱星海的大势力?  “兰云阁在天星城可是颇有名气的,据说仙师们不仅能在此阁购得厉害的法器,而且还不时有......那什么......什么,哦!中级符箓!不时有中级符箓出售的!”  鲁二眉飞色舞地道。  “原来如此,那便带路吧,我们去这兰云阁。”  韩立微微点头,心想洛师兄在这天星城搞出好大的动静,他找我会有何事呢?  又是一路飞遁,韩立来到兰云阁门前,望着楼宇上挂着的大红灯笼,和隐隐约约闻到的脂粉气,他的眼角不由一抽。  这分明就是青楼!  “仙师,就是这里,快进去吧,小人就在外头等你。”  鲁二身为凡人,无法穿过兰云阁的禁制,脸上堆笑着道。  韩立迟疑一瞬后,带着曲魂抬步走进兰云阁。  只见,大厅中的一个个酒桌旁,都有一名貌美女修演示着各类法器的效果,她们的衣着虽然大胆了些,让人赏心悦目,却无逾礼的举动。  穿行在酒桌间的男女修士不少,不时有看中某件法器的修士驻足,停留一会儿后,便与演示法器的女修商谈起来。  韩立大为震惊,心想难道这天星城的法器店铺,都是这个调调!  “厉害呀!”  由于韩立并未让曲魂收敛气息,所有二人进入兰云阁没一会儿,花灵儿就热情地前来迎客。  韩立直言是受卓长老之邀而来,对方立刻露出恍然的神色,而后就有些为难地道:  “卓长老,一年前就出海猎妖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