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重返天星城

  “心儿你在做什么!别分心,快些飞遁,绝不能落在后头!”  一个头带几缕银发的年长女修对着身旁之人,焦急地催促道,眼神中满是懊悔之色。  被催促之人却是取出一颗紫色的珠子,大喜地道:  “叔母,紫光珠有感应,我们快与他们分开逃遁!”  “心儿,你在说什么胡话,妖云蔽日,分开逃遁只是自寻死路!”  年长女修凄苦且无力地道。  “借着紫光珠的感应,我们能够在妖云中辨别方向的,此妖贪吃之极,大概率不会舍大取小。叔母,这是我们唯一的活命之机了!”  柳心镜激动地传声道。  她手里的紫光珠是几十年前,在兰云阁学习炼器之时,与另外两位求学者共同研制的顶级法器。  当时就炼制了三颗,既可以放出紫光盾护身,又可以在五十里之内互相感应,颇具奇效。  柳心镜此时虽不知是哪位在外头,但她此时只求身怀紫光珠的那人不要超出感应范围,不要绝了她与叔母的一丝生机。  “原来如此,心儿听叔母说,待会你持此珠单独逃遁,叔母向另一个方向逃遁,千万不要回头!”  年长女修眼中闪过一丝死志,柳心镜是她柳家的未来,绝对不容有失。  若不是她禁不住心儿的哀求,带她来这外海见识,如何会遭遇此劫难,此刻为不负柳家,也只能如此了。  “叔母,你......”  柳心镜也是聪慧之人,当即明白了叔母的意思。  其他被追杀的修士不是傻瓜,她们二人若是突然从大部队分离,必会被看出端倪,命悬一线的时候人可不会有多少理智。  恐怕她二人前脚刚脱离队伍,后脚其他人就得追上来。  唯有其中一人牺牲自己,混淆视听,另一人才真的有生机!  “这......怎么会?!不要过来啊!”  柳心镜刚要狠心遵循叔母所言,却见紫光珠愈发明亮起来,显然是那持珠之人正在接近。  绝望之色渐渐爬上柳心镜的脸庞,连带着她飞遁的速度都下降了一些,眨眼就落到了后头。  “咦?柳姑娘这就要放弃了吗?”  一道浩然清澈的声音响彻天际,随即一只数丈大的巨爪从天而降,瞬间撕开妖云,让阳光洒在一众追杀者的身上。  “是结丹前辈!我等有救了!”  逃命的人群中发出劫后余生的惊呼。  “前辈小心,此妖力大无穷,别被他伤了法宝呀!”  也有见识不凡者,高声提醒道。  如此人所言,骇骨蟹的一只蟹钳被夺命爪制住后,它立刻挥舞另一只蟹钳砸向夺命爪,欲要将其击碎。  洛虹可不想他现在唯一能用的法宝受损,当即祭出另一只夺命爪,将骇骨蟹的两只巨钳全都制住。  “起!”  洛虹大喝一声,金丹中法力狂涌,夺命爪顿时爆发出巨力,竟缓缓将骇骨蟹从海中提了出来。  此妖蟹顿时暴怒无比,口中喷出巨大的水柱,横扫过来。  这种毫无变化的法术自然无法击中洛虹,他闪身躲过后,快速掐诀念咒起来。  而那些被追杀的筑基修士,也知此时逃跑疏为不智,各显神通地攻击骇骨蟹甲壳较为薄弱的腹部。  但他们的攻击威力太弱,就算击中了薄弱部位,也只是让骇骨蟹轻伤,除了让它更加暴怒外,并无任何作用。  片刻后,洛虹施法完成,身前浮现出五颗元罡水雷,他又激活了功法神通,催动穴窍内的法力瞬发三颗水雷。  “去!”  一声喝令之下,八颗白色的元罡水雷激射向吊在空中的骇骨蟹。  轰隆隆一阵巨响后,八个白色的光团将骇骨蟹完全裹入其中!  光芒淡去,只见骇骨蟹青色的甲壳红了大半,躯体残缺不堪,已是有气出没气进的重伤状态,周身的灵光黯淡之极。  好像用力过猛了。  洛虹微微苦笑,夺命爪猛地一用力,便将骇骨蟹的两只巨钳折下,其中一爪缩小后钻入骇骨蟹体内,没多久就抓着一颗青色的、表面凹凸不平的五级妖丹破壳而出。  刚收取了精魂和巨钳,洛虹就听柳心镜带着不敢置信的语气道:  “卓兄,不......卓前辈,你进阶结丹了?”  “呵呵,柳姑娘,多年不见,你长大许多。”洛虹温声道。  在时光的冲刷下,幼稚与傲气在柳心镜身上消失,她也变得像大多数修仙者一样。  柳心镜闻言,不禁想起当年的旧事,不由面露羞惭之色,略红着脸道:  “多谢前辈不计前嫌,搭救小女子。”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卓某在海外猎妖多年,柳姑娘可否告知卓某,近些年天星城有何大事发生?”  既然遇到了熟人,洛虹便想打听一下天星城的近况。  “倒是有一件与前辈相关的大事发生,前辈还记得你我当年助天火前辈炼制的紫极剑吗?”  柳心镜眉头一皱,反问道。  “自然记得,此剑可是极厉害的法宝,当初在天星拍卖会上拍出了十多万灵石的天价。”  洛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还真打听到了有用的消息,面容不由一肃。  “此剑在十多年前,被星宫大张旗鼓地赐给了门下一名刚结丹的长老,然而赐剑仪式刚过没多久,那位前辈就神秘失踪了!  此事当时闹出好大一阵风波,星宫大肆搜查天星城,弄得大家都人心惶惶。  天火前辈还被特意请去星宫,面见星宫的太上长老,据说是为了炼制某种能定位紫极剑的法器。”  柳心镜心有余悸地道,当年的风波中,星宫可是抓出了不少修士,按了个谋害星宫长老的罪名格杀了,也不知其中有多少人是冤枉的。  这是在敲山震虎啊!  星宫应该察觉到了不对劲,抓出来的修士恐怕都是各方势力安置在天星城的暗子。  洛虹叹了口气,乱星海很快就要真的乱起来了。  “柳姑娘,卓某还要赶路,就不与你多叙旧了,保重。”  洛虹微微点头后,便化作一道遁光离去,乱星海乱局的即将到来,加深了洛虹的紧迫感。  目送洛虹的遁光消失,柳心镜轻叹一声。  卓兄已经结丹,今后与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心儿,你与这位前辈认识?”  叔母这时才敢靠上来,带着怪异的目光问道。  “嗯,此人三十年前,还只是筑基巅峰的修士,没想到一别经年,再见之时他竟已结丹。”  柳心镜到现在还颇为惊讶,结丹二字说来简单,可筑基修士中能够结丹的百中无一,就算她身具风灵根,家世也不错,但对于结成金丹,也是没多少信心的。  “这位前辈走得那么急,应当是有急事,却愿意半路停下搭救我们,心儿,你是不是......”  叔母露出一看就懂的姨母笑。  “没有这回事的!叔母,我们快回去吧,我是一刻不想在外海待了!”  柳心镜脸色一红,颇为羞恼地道。  ......  登临妖兽岛后,洛虹立刻支付灵石,从外星海传送到了天星城。  这次洛虹没有感受到远距离传送的眩晕感,这也是结丹后的变化之一。  回到天星城后,洛虹也不觉着累,直接去租下了一座三十六层的洞府。  还在布置的时候,妙音门的司门主就上门道贺,并送了洛虹许多灵木家具。  看来她是派人在传送大殿的入口蹲守了,显然是急着想要洛虹履行客卿长老的职责。  洛虹毕竟还有求于她,便将被迫杀人夺宝所得的储物袋便宜处理给了她,并且拿出几十张中级符箓托她售卖。  司晴雨见到中级符箓,当即便将洛虹三十年未归的不愉快忘在了脑后。  中级符箓可是结丹期修士都会采购的消耗品,司晴雨倚仗洛虹这边稳定的中级符箓产出,加上自身的长袖善舞,已与许多同阶修士结下善缘,妙音门也因此壮大许多。  这时,洛虹适时地提出让其相助炼宝之事,司晴雨欣然同意,并且没有提出额外的要求。  实际上,司晴雨心里也怕洛虹结丹后会看不上妙音门,毕竟以他的本事和修为,这时加入星宫都不是难事。  简单地出手炼宝一次,就能送洛虹一个人情,将他与妙音门绑得更紧,当真是划算无比。  司晴雨临走时,洛虹问了韩老魔的洞府所在,不出意料地得到了答案,这表明韩老魔已经去过兰云阁,当初留下的布置没有落空。  而后,洛虹便飞往韩老魔的洞府,打入一张传音符后,也不停留,直接转往天星圣山三十三层,天火真人的洞府。  二人相见,天火真人自然少不得恭贺一番,将洛虹让进洞府后,他与洛虹说起许多结丹之后的注意事项,包括丹火的妙用等。  就这样断断续续聊了两天,韩老魔的身影出现在了洞府门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