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赴台

  想到明天就要去台湾看年轻的邓丽筠,霍飞心里忐忑不安,不知她会怎么对待自己。看来还得准备点礼物,所谓不打笑脸送礼人。   霍飞仔细斟酌,送点什么好呢?女人爱美,香水可以有,手表、衣服、包包、首饰鞋子都可以有。   霍飞回到飞仙居,找来天赐,说道:“天赐,这回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你要好好发挥,做出点好的东西,但不要太惊世骇俗。”   两人喊来阿土、阿火,四人沟通一下,分头忙碌起来。香水是采集密境百花提炼而成,装入蓝色翡翠雕成水滴状玉瓶,上用楷书雕写邓丽筠专用。   衣服是用灵蚕丝炼制而成的白色云纹旗袍,虽然经过天赐处理,还是比普通衣物结实了很多,估计邓丽筠穿一辈子也不容易损坏。   包包和靴子是用白虎皮按照配套旗袍炼制的。手表是霍飞拆开自己买的一块百丽翡达手表改造而成,树叶形,银白色外壳,淡蓝色表盘,显得靓丽高贵。   一套首饰也是配套的,以白金为主,配以红宝石,项链、手链、戒指、脚链全套装入精美金属雕琢的首饰盒里。   邓妈妈就送一串五彩灵珠项链,当然是由秘境灵贝体内最小珠子穿成的。邓爸爸就来几盒雪茄和几瓶葡萄酒。   大年初二,霍飞兴致冲冲地坐上飞机奔赴台湾。   下午两点,基隆河边上的松山机场,霍飞走下了飞机,台湾的冬季气候宜人,晴朗的天空上飘着几朵云彩,微风吹在身上暖暖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可能是因为过节,机场上乘客寥寥无几,霍飞四周打量一下,看到一台空置的出租车,走上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走,西门町。”霍飞用标准的国语说道。   中年司机看一眼坐车的男孩,说的是标准的国语,心中嘀咕,“这是哪里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虽然漂亮,但没有一丝女人味,板着脸带着威严,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   霍飞看到司机不停地打量自己,露出一丝修者威压,司机吓得全身一激灵,赶紧打着车火,向台北市区开去。   七十年代的台湾道边绿化已经做得很好,两旁的榕树青翠欲滴,郁郁葱葱。道路上行人、车辆随着接近市区变得越来越多,宽阔的路面和四周的民居景致让人感觉心宁意惬,充满了生活气息。   台北是台湾的政治、金融、娱乐中心。   各大商业金融集团,名牌大学和五花八门的文娱表演团体,以及庞杂的军队、政府人员云集到这个城市里。数年间,它变得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展现出它灿烂的风采和魅力。   进入市区,车速放缓,街道上变得热闹起来,到处是人流涌动,人们兴高采烈地迎接新年,家家张灯结彩,舞狮的、跳舞的队伍随处可见。   “去最近的丰田车行。”霍飞说道。   司机调转车头向前直行,停到一家豪华门店旁,霍飞付了车费,下车走进车行。   一个身着黑色西服,头发花白,塌塌鼻梁的日本老人走过来,他虽然长相普通,但那明亮的双眼显现出睿智的神采,让人过目难忘。   “哈哈,这位先生真帅气,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三井木村慈祥地看着霍飞,心想:“这孩子聚钟灵毓秀于一身,将来必成大气。”   霍飞看着他的目光神态,神识轻探,知道这个老人对自己充满善意,微笑地对他说:“您的国语真好,没想到是您为我服务,我想买一辆车代步,不知您有什么好车推荐。”   “我是这家车行老板,我叫三井木村。员工都回家过年去了,只好由我这个老头为你服务了。你对车辆都有什么要求?”   “我叫霍飞,我还是先看看车型吧。”   两人一起向车行内部走去,三井老人一边带路一边给霍飞介绍各种车辆型号。   霍飞远远看去,一台白色的两座跑车映入眼帘。霍飞急忙走近观看,这车很好,外型设计,内部装饰可以和二十世纪的跑车比美。流线型的车身,至臻豪华设计,彰显不凡气度,就它了。   “就选这台了,多少钱?”   老人看看霍飞,有些为难。考虑了一下,看到霍飞那喜爱地目光,下狠心地说道:“好吧,这车叫丰田2000GT,很稀少,全世界就几十台。是日本总公司运来,参加年后的汽车展览会。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就做主卖给你了。”   “那就感谢你了,老先生。”霍飞喜悦地说。   “不过这车可是很贵的,要一万二千美元。”   “没问题,现在能上车牌吗?”   “当然可以,不过得你自己安装。”   “没问题。”霍飞在老人带领下挑了一块爱心车牌台北市3129WA。   霍飞安装好车牌,给老人开了张一万三千美元的支票,说道:“谢谢您了,我很喜欢车和车牌,多余的当做车牌钱。”   “那怎么行!”老人推托不收,霍飞费劲口舌劝说不了。最后威胁他,不收就不买车了,老人才勉强收下。   两人放弃争执后哈哈大笑,都是不看重钱财,豪爽大方的人。一个日本人,一个香港人,偶然相逢,性格相投,即是缘分。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以期后聚。   霍飞给老人留下两盒加强版的“百果香”,开车离开车行。坐在车里,拿出准备好的地图,神识散出,扫描一条条街道,很快调整好方向,开车向着目标的前进。   自从年前电视节目里,邓丽筠演唱一首“我只在乎你”,感动了千万人,红遍台湾。   她就一直闷在家里不敢出屋,她想象中的过年放假逛逛街、赶年集、吃各种小吃、水果捞的愿望变成了泡影。   呆在家里无聊时,就一边看着霍飞的信和礼物,一边咒骂霍飞。其实她心里明白,霍飞的歌曲给她带来的观众和掌声,这都是她喜欢的,是她的幸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骂骂他,心里就感到舒服了很多。   昨天晚上做个噩梦,有人追杀自己,今早是哭醒的。这是不好的预兆,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好在一早朱建大哥就来陪我,听着他幽默暖心的话,心里一片安宁祥和。嗯,这符合朱建大哥的性格,他就是一个知心疼人的暖男呀!   邓丽筠一边和朱建热火朝天的聊天,一边脑海中遐想连篇,这个技能是她平时一边练歌一边应酬时练出来的。   这时院外传来“铃铃”的门铃声,打断两人的谈话。朱建暗中恼怒,好容易和丽筠在一起聊得这么开心,正是渐入佳境的好时候,没准丽筠今天就能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   朱建刚想起身,邓丽筠欢快地像小燕子一样跑向院门。心想:“这是谁呀,来得真及时。其实朱建的心思邓丽筠早已知晓,几年的感情一直不错,在一起相处也很愉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和他没有那种枰然心动的感觉,刚刚被他的柔情蜜语缠绕,懵懵懂懂地差点就答应他了。”   邓丽筠一边感慨一边打开院门,门外站着一个极美的少年。乌润的头发,长眉若柳,一双清澈深邃的凤眼,英挺的鼻梁,高高的身材如玉树临风,淡蓝色的修身套装使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裸露在外的皮肤,肤如凝脂,晶莹似雪。最醒目是他的嘴唇,粉红薄嫩,如花瓣般鲜嫩欲滴。唇瓣莹润姣美,细嫩巧致,令人生出无限遐思。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真是世间少见。   邓丽筠看到那个少年迈着轻快的脚步,微笑着向自己走来,像仙人洒落凡尘。大脑飞快运转,和一个个人物对号,最后定格在每天咒骂的霍飞身上。   一顿脑补,他这是知道我天天骂他,报复我来了。一时迷糊,“啊!”地一声,关上了院门。   霍飞一脸呆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就是让我朝思暮想的人吗?   朱建听到叫声,急喊“丽筠,怎么了?”正要冲出来。邓丽筠躲在门后拍了拍丰满的胸脯,反应过来,赶紧一边打开院门,一边喊道:“没事,是个好朋友来了。”   院门打开,霍飞和邓丽筠双眼对视,无数的话语从两人真挚而又清澈眼眸中交汇流淌。顷刻间,他们似乎说了很多的话,又似乎什么也没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朱建的脚步声惊醒了二人,两人相视一笑,霍飞走上前说道:“你好,我是霍飞,是从香港过来看你的。”   “咯咯咯!”邓丽君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就知道是你,这几天你有没有感到耳红呀?”   霍飞迷惑地望了邓丽筠一眼,脑筋一转,已经猜到她话里的梗,“哈哈,丽筠,我猜到了,你肯定是偷偷骂我了。”   “咦!”邓丽筠惊呆了,“你怎么猜到的?”   霍飞神秘地笑了笑“丽筠,学霸的世界你不懂。”   “你敢戏弄我,看我不打死你这坏小子。”丽筠作势欲打,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放下了手臂。   朱建加快脚步,他隐隐约约听到邓丽筠在和男人说笑,那开心的笑声让他心里有些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走到院门处一看,全身打了个冷战,暗想:“完了,如果这样的男子和自己争夺丽筠,自己一定会惨败,你说你长那么漂亮干什么?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了!”嫉恨之心由然生起。   朱建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缓一下心情,走上前虚搂邓丽筠的腰肢,亲热地说:“丽筠,这是哪位朋友呀?”   “啊,这是霍飞,我香港的好朋友。”   “这是朱建,我的好朋友。”邓丽筠介绍道。   “欢迎香港朋友到来!丽筠,赶紧让客人进屋聊。”朱建热情的说。   霍飞看着眼前这个年近30的男子,中等身材,身穿黑色西装,长相普通,气质高傲,说话之间略带威严。   听到朱建热情的话语,霍飞神识闪动,从他身上感到一丝丝恶意,心想:“这是个虚伪的人,不可交往。   邓丽筠听到朱建的话,赶紧说:“对,赶紧进屋。”   霍飞从院门外拎出大箱小箱走进院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