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散仙

  天澜界,海边雷区,雷声咆哮,震耳欲聋,深黑色雷珠像急促的冰雹夹杂着一道道电光不停地射入海面。海面上符文闪烁,弹开雷电。   雷电下,霍飞不紧不慢地打着天狐拳,他已经习惯这样的修炼方式,他感觉到功力马上就要进阶养神中期了。   当感觉身体承受不住的时候他就停止修炼,返回海边基地。天赐五人他们互相交换炼功,总留一个警戒观察。霍飞一边走一边琢磨,昨天杀的那五只巨狼哪去了呢,那可都是化神期呀,如果让百兽鼎吸收,没准自己就可以修炼青龙拳法,获得青龙变身了。   难道哪些巨狼都是虚幻的,可是杀起来那么真实,不像假的呀!忽然想起自己当时开着神通海市蜃楼的幻境领域。招出领域,神识探查,真的在这里。只见五头巨狼在领域中像僵尸一样漫无目标的行走着,神识探向一头巨狼,巨狼一生的呈现在眼前。   幼年和兄弟姐妹一起玩耍,父母喂食,一起长大。父母有一天突然不见了,几个兄弟姐妹渐渐成长,吸取灵气,境界上升,结丹期渡劫,死了一个兄弟。几个兄弟元婴期开启灵智,被一个散仙灵兽召见,那散仙抹去他们的灵智,从那以后就晕晕乎乎地活着。   霍飞看到他的记忆,了解到这个岛上还有个散仙。巨狼记忆中,那个散仙是个人形生物,住在岛中心的一个百丈高的山峰上。   散仙呀,师傅的记忆中,十级散仙通过雷劫直接升级金仙,在仙界也是一方大佬。这回麻烦了,这个岛上是呆不了!   霍飞赶紧遁到基地,找到正在做神秘研究的天赐,把了解的信息告诉他,告诉他随时准备逃离。   接下来一段时间,霍飞他们停止修炼,疯狂地猎杀灵兽,全部喂了百兽鼎化为灵兽傀儡。   傲天峰,峰体拔地接天,险峭峻奇,气势博大,巨大的峭壁上,瀑布奔流,直泻万里,疑是银河落地,气势不同凡响。峰上万年灵树,遮天蔽日。千年灵草,灵药化灵成婴嬉闹玩耍。傲天宫,共有三十多个宫殿组成,碧玉宫墙,琉璃瓦,规模宏大、气派豪华、富丽堂皇,十几个人形鼠人带领无数鼠头人身的鼠人在山峰上忙碌着打理灵树灵药,打扫宫殿,炼制丹药、武器——。   鼠傲天,本体是一只吞天鼠得道。经过四千年的修炼终成大乘期,大乘渡劫失败后转修散仙。散仙千年一劫,它已经度过二次天劫,成为二劫散仙。   鼠傲天平时呆在傲天宫里修炼,研究功法秘术。傲天宫是它当年参加修真界大战时在御兽宗抢的,当时看到傲天宫它惊叹不止,这才是人住的地方,自己的宫殿就是个老鼠窝。   万年前灵兽界和天澜界相撞融合在一起,灵兽和人类结成死敌,修真界每千年一次大战,从未停止过。大战之时,真是散仙遍地走,大乘不如狗。   那时它刚成就大乘,鲁莽、冲动、目中无人,自以为已经天下无敌了,听从灵皇的安排,成为灵兽大军的先锋官。   鼠傲天就是在一次大战中受了重伤,逃回来后不久又赶上度劫飞升,强行渡劫失败后,无奈改修散仙。   鼠傲天已经在雷霆岛隐居二千多年了,这里环境好,灵气浓郁,外部有雷霆禁地保护,一般人走不进来。他也是得到一颗雷灵珠,才能通过禁地来到这里。   整个岛上都是它圈养的灵兽,它的本命神通吞食天地,能够吞食灵兽增加功力。岛上的灵兽到了元婴期,它就会抹去它的灵智,让它自然修炼。当成长到大乘期,它就可以吞食增加功力,它就是靠这些灵兽度过散仙劫的。这样的事只能隐秘地做,如果让外界灵皇知道了,就会被抓去抽魂炼魄,天上地下无处藏身,唯有一死方能解脱。   鼠傲天一般每修炼半年,出来巡视一次,主要看哪些灵兽渡劫成就元婴开启灵智,这就需要它去抹除它们的灵智。这一次出来巡查发现元婴期灵兽基本没有,化神期的灵兽也没有几个。这是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鼠傲天一声怒吼,神识扫遍全岛,没有发现有异常的灵兽。暗想:我已经在合体期以上灵兽潜意识中下达不允许吃掉化神期、元婴期灵兽的命令,这灵兽到底是谁吃的呢?”   这段时间霍飞很高兴,灭杀岛岛上大量灵兽,百兽鼎终于开恩了。紫海识府中的破界梭符阵里,一条小青龙正在吸收信仰之力   要是小青龙的境界提升上去,到了修炼界又多了一个保命本钱。   香港,回到广播道家中,霍飞进入太极图变身青龙,开始熟悉掌控青龙身体。   青龙,细长有力的身体,锋利的龙角,青玉颜色的龙鳞坚韧无比,能大能小,能隐能显,兴云布雨,腾云驾雾,召唤雷霆,变幻万千,无所不能的。   霍飞不停地练习青龙拳法,掌控青龙肉搏手段,掌握青龙神通,龙爪御敌,龙口吐息。   半夜时分,霍飞走出太极图,变化玄蜂使用隐身符向吉隆坡飞去。   吉隆坡,是马来西亚首都,东南亚召开的国际级外交会议大多数在吉隆坡举行,因此吉隆坡也被视为是东南亚外交的一大中心。   早晨的吉隆坡碧空如洗,气候宜人,空气清新宜人。街边到处是出摊的小吃,行人不时停下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品尝。   霍飞高兴地加入他们,在邓丽筠和赵亚芝影响下,霍飞现在对各种地方小吃也感兴趣了。霍飞从街头吃到街尾,看到喜欢的都买来品尝,以他炼体的身体,吃多少都能消化掉。   出了小吃街,霍飞打车来到五月花大酒楼,邓丽筠打电话说她在这里唱歌。神识一扫,没有发现邓丽筠,里面只有几个员工在打扫卫生。   走进去喊住一个员工,问道:“请问邓丽筠是在这唱歌吗?”   扫地员工看着霍飞没有说话,旁边一个员工对霍飞说:“他不懂粤语,你问的邓丽筠,她晚上才来演出。”   “谢谢您,您知道她现在哪吗?”   “听说她好像住在林先生的别墅。”   “那您知道她的地址吗?”   “不太清楚,好像是一个海边别墅。”   “谢谢您了,我能在您这打个电话吗?”   “可以,这边有电话。”   霍飞走到电话机前,拨打电话,拨打几次后,霍飞放下电话。对那位员工说:“谢谢您了,我先走了。”   霍飞失望地走出酒店,地址没有,电话不接,“唉,只好一点点找了。”   走到一片树林中,使用洞察虚之眼看四周无人,唤出天赐,叫他帮助自己感应邓丽筠。   两人顺着天赐的感应来到海边的一栋别墅,徐雅芳正站在别墅前,霍飞恼怒地问道:“丽筠在哪呢?怎么住这了!离开香港时霍飞特意交代她照顾好丽筠的起居。”   “她去跑步了,那个林先生在陪她。”徐雅芳说道,接着开始介绍具体情况,那个林先生叫林震发,是个商人,这些天一直陪着邓丽筠一起游玩,吃饭,晚上还叫一众亲人去给邓丽筠捧场——。   霍飞神识一扫,看到邓丽筠正和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那男子中等身材,粗眉大脸,长相只能说是不丑,一双眼睛顾盼生威,走起路来大步流星,有股上位者的气势。   邓丽筠看起来气色很好,柳眉淡雅,妙目流盼,本就微胖的脸颊经过霍飞精元改造滋养,脸形变得更加相宜漂亮,加上那绿色运动装,衬托的她清丽脱俗,俊俏靓丽。   “丽筠!丽筠!”霍飞喊到。虽然霍飞知道邓丽筠的情况有些不高兴,一个小商人用得着理他吗?还没我有钱呢!可是一想到她的职业、家庭,一直过着谨小慎微地生活,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傻孩子,不知道做了我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不需要低三下四,卑躬屈膝地活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