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商塔

  “滴滴滴!商塔认主成功!”  “滴滴滴!商塔第一层交易祭坛开启成功!”  无数画面在霍飞的眼前闪过,有金光闪闪的仙器,紫黑嗜血的魔刃。有骑龙踏凤的仙人,有面容狰狞的魔神。………有精美奢华的符纹仙舟,有装满武器的战争堡垒。有奇形怪状的飞船,有千奇百怪的种族。……有鲜花……有野草。世间万物无所不包应有尽有。  霍飞看着眼前的画面,目瞪口呆。“我这是来到玄幻世界了吗!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想到上古仙界道主百兽天尊已经开始攻伐异世界了,这些神奇的影像就算不得什么了。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对于现在还很弱小的自己来说,那么………这次是真的发达了。可是这祭坛到底应该怎么用呢!……祭坛!………祭奠!难道是?……这样的话………。”  霍飞正在满心欢喜的幻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那重金属的声音突然又响起来。  “滴滴滴!时空转换,连接环寰宇商会交易主塔失败!…失败!…失败!”  “这!”霍飞大失所望。  ………………………  霍飞稳定一下自己的心神,在塔内巡视一圈,整个塔内空间除了那个通往上层的阶梯,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霍飞看了一眼那个金属阶梯,无数怪异符纹在它的周围环绕,诱惑着他前去探险。可是今天的遇到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霍飞想想还是算了,以后找机会再说吧。不过听那重金属声音的言语,这个阶梯上面估计是这个商塔的第二层,现在还没有开放,想要上去估计也不可能的。  现在霍飞唯一的疑惑就是有这么大个空间,为什么那个魔道修士没有在里面存放任何东西。难道当时他并没有获得商塔的认主,那么自己能够得到认主可能就是百兽鼎的作用。这里面…………。  这真是让人疯狂的一天!霍飞看了看时间,经过这一番折腾,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他吞服一颗嗜血丹开始打拳练功恢复自己的身体。  一个小时后,又变得神采奕奕的霍飞换了套新衣服。刚想收起旧衣服,才想起自己的储物袋已经被那个阿福夺走了。  “玛德!”霍飞只能无可奈何地骂了一句,“那里面有很多给自己女人精心挑选的礼物,可惜就这么没有了。这真是弱者的悲哀呀!变强,一定要变强!”霍飞嘟嘟囔囔地走出修炼室。  天澜界城主府的密室里,梦嫡仙,李连福和文启正在密谈。  文启有些惭愧地看着梦嫡仙说道:“主人,是我太大意了!我辜负了您的重托,请您惩罚我吧!”  梦嫡仙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说道:“文启,你我主仆二人在一起已经三百多年了,惩罚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文启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详细地讲述了一遍。“我当时进入孟伟送来那个人的牢房里,遍地都是雷击的痕迹和屠恨天的元神气息,牢房却里空无一人。接着又赶到屠恨天的牢房里只发现了他的尸体,却没有发现他的元神。……………。”  李连福拿出霍飞的储物袋交给文启,说道:“这是那个小子的储物袋。我已经查看过了,里面只有一些衣物、饰品、钱币,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看来那个小子手里还有让我的神识发现不了的更高级的储物装备!”  文启把储物袋里的物品倒到地上,运转法力,一个用各种符纹刻画出的日月星辰图案的黑白色龟甲罗盘出现在物品的上空。只见那只罗盘缓慢的旋转把地上的物品都吸入罗盘内部,文启一口精血喷射到罗盘上,罗盘慢慢加速,飞快地旋转起来,一幅幅画面出现在空中。  霍飞变化成的富家子弟正在店铺里购物,逛青楼,到突然从几个青楼女子中间消失。画面渐渐变淡,文启又是一口精血喷出,画面里的人影晃了晃,“啪!”的一声轻响,画面破碎成无数细小的碎片消失在空中。  文启收起自己的法宝罗盘,羞愧地看着梦嫡仙摇了摇头。  梦嫡仙看了看两个手下,问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找到他们?”  文启和李连福连连摇头。  梦嫡仙懊恼地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件事可让我怎么跟大皇子怎么交代呀!早知道就不接手这件事了。”  李连福说道:“主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请些占卜高手来算一算?”  梦嫡仙连忙说道:“不行,这件事情得保密不能让外人知道。如果是屠恨天夺舍成功的话,他的元神气息是不会改变的。你们把以前从他身摄取的元神气息传递给下面的人,让他们去暗中搜捕他。”  “是!主人!”  梦嫡仙挥挥手,说道:“去吧!”  梦嫡仙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怒火中烧,一掌拍碎自己坐着的上品灵石雕刻而成的灵榻,起身离去。  香江龙腾别墅里,霍飞新学来的天魔阴阳手让赵亚芝情迷意乱,简直把霍飞爱到骨子里。  一番恩爱缠绵过后,赵亚芝精神昂奋到极点,再也支撑不住身心的疲惫渐渐昏睡过去。霍飞叹了口气,慢慢地运转法力给她调理身体。自己的这些女人体质还是太弱,可是现在就开始让她们修真,大好的青春都浪费在闭关修炼中,这会让她们失去享受大好青春年华的机会。霍飞想了想,决定还是等几年再说。  清晨,霍飞起床来到厨房,看到收拾的净净干净的厨房里没有一点烟火的气息。打开冰箱也是空无一物,霍飞摇了摇头,看来阿芝很久没有自己起火做饭了。  他拿出储存在储物戒指里的青云果、百花果,玉珠果…装满整个冰箱,这些灵果都是霍飞在金帆坊市和云枫坊市买的,幸亏当时买完想着水果都放在一起,取用的时候方便,这些水果才逃过一劫。  霍飞又拿出一些灵菜和金珠米开始做早餐,这时两条白嫩的手臂从身后伸了过来搂着他的腰,后背一暖,柔柔的细语,“飞仔,有你在家实在是太好了!嘻嘻,我又有美味的早餐吃了!”  餐桌上,赵亚芝一边吃饭一边笑眯眯地问道:“昨天忘了问你,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坏事!”  “哦!”霍飞知道肯定是自己出唱片的后遗症来了。“你说的是什么事?”  “啊!你现在难道有许多事都在瞒着我吗!”赵亚芝嗔怒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有名的铁齿金不换,诚实可靠小郎君!”霍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扑哧!”赵亚芝笑了出来,“你呀!那个唱片是怎么回事?”  “唉!”霍飞又把黄沾拎了出来做挡箭牌,按照欺骗邓丽筠的方法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赵亚芝美目中满含疑惑,看着霍飞说道:“编,好好编!这事不会是和你那位大歌星有关吧!”  “没有,肯定没有!”霍飞急忙否定道。  “我不管有没有关系,不过歌唱得到是挺好听的。我最喜欢的是那首上海滩,我对这首歌似乎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哦!”霍飞吓了一跳,心里暗想:你能不熟悉嘛!后世你全靠这首歌撑场面呢!”  霍飞赶紧问道:“那你听听这首歌你熟悉不!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赵亚芝纳闷地看着紧张兮兮的霍飞摇了摇头,问道:“你是怎么了!”  霍飞摇了摇头,暗想:“还好,还好!”自从朱建死后,霍飞总是害怕自己的女人逃不脱宿命的安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