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回 茫山之巅(七)(大结局)

    卸了宇文复的惊雷刀,就好象拔了宇文复最强的獠牙。但没有了獠牙的野兽也还是野兽,宇文复一身本领真正厉害的不是惊雷刀的刀锋,而是他的魔攻,一套曾经为古一丰所惧怕束之高阁的魔攻。古一丰可是江湖百年难见的奇才,前半生他苦心摸索一心只为复仇于是创出了血手魔海神功,后半生他发现魔攻为宇文复所盗,想得只是弥补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无论是惊雷刀法也好,细雨剑法也罢,都未必比得上这套魔攻,正是因为如此,古一丰才在魔攻之上再创一招,那边是天地同寿。  大概古一丰真是算计到了如是,今日杀到最后,能够克制宇文复的魔攻也就只有南宫无悔的天地同寿。现在刀剑皆去,两人空手而斗,南宫无悔未必没有什么优势。裘断浪虽然为血手所伤但他先前拼死一击重伤宇文复右手,也为南宫无悔赢得极大的优势。  但时不我待,天地同寿一招用不了多久,宇文复一直在拖时间,但南宫无悔拖不起了,他必须要和宇文复一决高下。细雨剑已经折断,眉夜刀也随着惊雷刀一起双双脱手飞出,面对宇文复的血手神功,南宫无悔没得选择,作为双剑派的内们弟子,也是时候发扬一下门内武学了。  “九辰星落,气如奔雷,六天阔海,雷霆千钧!”  要么就不出手要出手便要用尽全力,这是王莉在代州的时候曾和南宫无悔说过的,一旦用出了天地同寿就不要再有任何的顾虑,纵情一战化身修罗。南宫无悔亦如此行,双手拍掌气势汹汹杀向了宇文复。这在宇文复的眼中本应该躲开避而不战,但南宫无悔出手的速度太快,宇文复又才刚刚击退裘断浪,于是硬着头皮催动血掌与南宫无悔的奔雷掌一战。  双掌相对,轰的一声巨响。南宫无悔的内力犹在化境之上,九天奔雷掌的优势尽出,宇文复被这一掌直接拍碎了左手,惊雷掌如巨擎砸在了宇文复的胸口处,他整个人垂直平飞了出去,一下子便是二十多丈的距离。宇文复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自诩自己的血掌乃是天下第一的掌法,更有血手魔攻为后援,没想到南宫无悔在使出天地同寿的情况下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掌法。这一掌拍在宇文复的胸口,激起一团血气,让宇文复体内的真气化入了一大半。  一刀白光一闪,宇文复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正是杨飞提剑杀将了过来,这把子午白眉剑宇文复倒是熟悉,他面前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来运功想要抓住杨飞手中的剑。白眉剑射出窜入宇文复的右手手心,哪怕宇文复用力握剑依然让白眉剑的剑尖刺入了自己的胸口,再添一道新伤。宇文复激出一口鲜血来,但他突然想起来,这把剑原是刘姬的佩剑,刘姬本是双手剑客,十多年前被裘林废了左手,让所有人都忘记了一件事情。  杨飞的右手一抽,白眉剑之中还有一把白剑,这把剑叫白晖,藏在白眉剑之中整整十多年未见出鞘。白晖一出,宇文复双眼如同被日头直射,他只是下意识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但杨飞的剑不等人,一道剑痕而出穿过宇文复的咽喉,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后面的竹子之上。  宇文复瞪着鲜红的双眼,嘴角满是鲜血,看着杨飞,直到他慢慢咽下自己的最后一口气。随着宇文复下坠的右手,南宫无悔也一瞬之间觉得自己脱了力,双脚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  清脆的倒地声,才让众人从宇文复之死的喜悦之中走出,虽然只是如此的短暂。南宫无悔躺在地上,慢慢地吐出一口口浊气来,胸口一阵阵的剧痛,但他现在就连叫喊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王莉曾说,天地同寿之后,轻则功夫全废重则当场暴毙,南宫无悔现在大概不是最差的结局,但也好不到哪里去,经脉尽断之后,他大概活不过三天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让整个大唐从风起云涌之中慢慢走了出来,吴王李恪终究还是没有逃脱身死的命运,长孙无忌下了手,李治点的头。整件事情发生的很快,但没什么影响,继房遗爱之后似乎大家对于谋反有一些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丽景门为李治所弃,但朝廷似乎并未对控制江湖势力死心,相反江湖上的争斗却因为血手门的退去而汹涌万分。  五虎门重新制霸宣州,凭借马站,裘断山两人的本是以及五虎门昔日在江南的实力很快就占据了江南半壁江山,七派九帮土崩瓦解但兖州五派却乘势取了徐州进一步壮大,其余地盘都被一些以前不起眼的门派控制,江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格局。  但无论是朝廷的事还是江湖的事,都跟杨飞没什么关系了。今天在榆次,才是他真正重要的日子,卸下了一身的包袱,褪去了麒麟门门主的头衔,杨飞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现在他只是榆次王家的上门女婿。  一夜酒水,杨飞有一些的昏昏沉沉,自从在茫山上击败了宇文复之后,两个月的时间似乎有一些的快,但想到今后的日子杨飞又似乎不太确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完全退出江湖而丝毫不受侵扰的,麒麟门门内弟子虽说都为杨飞所解散,但杨飞也知道他日只要他愿意振臂一呼,再一次召集众人并非难事。  “杨大哥,怎么还在外面吹冷风,可别第一日就冷落了大嫂。”  话语稍稍有一些的俏皮,杨飞回头,看到的是南宫无悔不修边幅的样貌,好像一夜之间回到了两年多前,在黄沙镇的小店里面,两个人第一次见面。自从茫山上下来已经两个月的时间,南宫无悔整整躺了一个半月,这几天才稍稍有一些起色。  “你身子骨也不好,要你在这里陪我吹冷风,青儿估计都能把我房顶给拆了。”  两个月的时间陈青儿一直都陪在南宫无悔的身边,今日是杨飞和王菲两人大婚,下个月便轮到他们了。只不过两个人打定主意隐退江湖,在太原办完喜事之后就走,至于以后在哪里落脚还没有定下来。  “大哥说他明天就走,裘兄也说要回宣州去了。”  南宫无悔说的时候很平静。  “哦,一鸣这么快就走了,不过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按照南宫铭留下的书信,南宫一鸣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内力终究救下了南宫无悔,而他的结果和南宫铭也一样,这辈子无法再用内力已经彻头彻尾成为了一个平凡人。在榆次,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月轮大师,听说已经皈依了十字寺,之后会跟着月轮大师一起回梁州。裘断浪这个新任的五虎门掌门人也脱不开身,虽然被血手门掌法所伤还未痊愈,但他现在身负兴旺五虎门的重任,不是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能够抽时间来榆次喝一杯酒已经不错了。  “杨大哥,那刀?”  宇文复一死,一切事情都尘埃落定。江湖似乎恢复了规则,但实际上一切都只是重新的洗牌,只要惊雷刀还在,这场围绕它的争斗就永远不会消亡。而宇文复死后,惊雷刀就被杨飞收在了榆次王家,有些冒险但那是因为暂时没有别的去处。  杨飞不是没想到把惊雷刀上交朝廷,等于把这个麻烦事交给了长安城,但转而一想又觉得不合适,长孙无忌也并不同意杨飞的这个建议。这个问题,杨飞想了很久,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便是毁了惊雷刀。但惊雷刀本就是神兵利器,天下兵器之首。即便要融了惊雷刀都十分困难,更别说毁了神刀,思前想后,杨飞只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明日,我们一起启程,前去胶州湾。听闻胶州湾之下乃是万丈悬崖,面临大海。如果我们将惊雷刀掷入海底之中,这辈子应该没人能够寻回此剑了吧。”  南宫无悔点了点头,惊雷刀有时候已经不仅仅是一把神兵利器,代表的更是一种无上的江湖权势和地位。惊雷刀客这四个字更是和天下第一牢牢地拧在了一起,即便江湖上再怎么平静,总会有人觊觎于神刀。杨飞的提议大概是最好的一个办法了,南宫无悔在江湖经历了两年的时间,哪怕不聪明但看人看事也有一些眼光。  但没有了惊雷刀,江湖真的就能够平静了吗?  十二月,江湖大事。五虎门、兖州五派、新晋的河北十一雄、江南铁枪会等等门派都聚集在青州。前一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南宫无悔和杨飞将惊雷刀掷入了东海,万丈悬崖之下,危险丛生,哪怕是当地的渔夫也不敢下海。江湖大会随即举行,江南、中原、河北三足鼎立,江南仍以五虎门为首,中原武林则首推兖州五派的岭南派,河北武林重新洗牌,完全脱离兖州五派,自称河北十一雄以河北霹雳门为首。  杨飞完全解散了麒麟门,也没有入岭南派,至于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已经在婚姻中渐渐地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南宫无悔自使出天地同寿之后内力全失哪怕为南宫一鸣所救,内力也就恢复了三成,只是极境中期的好手。徐州双剑派已经不复存在,陈青儿也离开了长铗派,两个人远游南越,希望离开江湖的是是非非。  后世仍有不少人回去青州,也会爬上半壁的山崖,但留在那里的只是杨飞所刻下的四个字。  “江湖无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