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节 于是,结束(大结局)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333年,流亡?旅行?第十载。  一个月前,从驿站获取的情报。  少爷,夫人,近期如何呢?很遗憾,皇室并没有追究两位的潜逃,少爷的名字也正式登陆公爵品阶的荣誉殿堂,在几天前的册封典礼上被其他的权势集团诟病为故意的蔑视,当然,那种没有意义的反抗,不会被遵循。原始的府邸也进行扩建,遣散的佣人也重新聚拢,规模,要比之前更加庞大。  高士也被维拉辞退,缘由是过剩的缅怀念旧,无法适应其余蓝天下的土壤,现在是执掌府邸防御体系的卫队长。苍老的斑竟然也有浓郁的胡须,而阕已经在三年前病逝。  从府邸蔓延出的西方,就是皇宫,但愿夫人能够给少爷解释清关于方位的排列。政坛的内部也进行过翻新,塔克陛下已经释放权力,也重新组建内阁,由其余的各位王子辅佐维拉陛下,很明显,是平衡的制约。  现在,把朦胧的视野放大些,由近及远,就能看到每个人清晰的面孔。  斯特老爷,还是沉醉于游历,与默先生活跃在领域内的所有角落,几天前捎回信件,已经抵达国外,那里的土著都像是蒙着面纱的悍匪,却很温柔。所以,暂时不会归来。  “贝尔,是阿拉伯人呢!”  暂停朗读的小伊惊奇的喊出声,逃难的第一站,那里的远古智慧的融合,其实是有些脱节的。  “嗯,稍微在热情的招待中有些停顿,不过,也没有计较的必要。”  欧米里洁,也以特殊委员的身份纳入内阁,法庭的权力也没有移交,可谓是权倾朝野,纵然如此,玛丽夫人的力量,还是被忌惮的恐惧。哦,他们已经在教堂中完成注册,婚礼也十分隆重,就是遗憾少爷的缺席。  “诶?玛丽姐姐竟然这么厉害,嘿嘿。”  “等等,欺负弱势群体是被禁止的,你不是想打什么歪主意吧?”  “嘻嘻,笨蛋!”  小伊倚靠在我的肩膀摩擦着,车辙,稍微有些颠簸。  菲莉大小姐,也厌倦城市的生活,就加入安妮的孤儿院,传授有关地理的知识,听说已经成为本年度最佳教育者的热门候选人。说到安妮,在我的策划下,不,勒索或许更恰当些,各大富商都勉强着注入一大笔资金,所以,孤儿院在整个帝国开启上百间分院。  普兰特,也跟随着塔克陛下的退役而无限期休假,威尔家族也成为公爵府的合作商,为公爵府培育更强的情报人员。之前被讥讽的孤独,普兰特也终于迈出繁衍的第一步,与欧米里洁大人的遭遇十分相似。  “嘿,伊夫人,读到这里我会很尴尬啊,什么时候计划繁衍呢?”  “呼,一点都不正经,我可是很厉害的哦!”  特拉斯的店铺,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惨淡,不过执拗的人总是能收获回报,还记得柏斯殿下吗?他很喜欢雕刻艺术,就聘请特拉斯为国家建筑的特级顾问,甚至是公爵府的翻新,都是特拉斯的设计。  爽叶也已经适应了城市的生活,猜猜是什么官衔呢?科伦国联合商会的副会长,每年缴纳的税款就要赶超贝拉家族。提到商会,会长的位置一直没有部署,在注册的文件上,少爷的信息依旧没有被删除。  “啊嘞,这是难以割舍的情绪吗?”  “愧疚,那位先生,没有彻底的决裂,却也到达崩溃的边缘,而人类的悔恨,即使没有表达,却也会在不经意间流露。”  “这么说,塔克伯伯没有惩罚贝尔的意思咯?”  “大概,不过,我涉及的文件那么多,也许是因为繁琐,就暂时搁浅,等待我亲自收拾烂摊子呢?”  “嗯,这么说也有可能,不过,能够脱离贫困的预测呢!”  接下来就是近些年离奇事件的总汇,第一条,堪称新帝国的第一宗谜案。  “啊?”  异口同声的惊讶,正如斯其所描述的,无与伦比的诡异事件。  “竟然,竟然,提勒和拉卡,在服役结束后,竟然私奔啦!”  “额,完全超乎预期,语言障碍的两人,该如何交流,动作浮夸的频率吗?”  “可能是动物的原始属性吧!”  “原始属性?就像公主,傻就是所谓的特征吗?”  “狡猾的贝尔,不过,也真是奇怪,偶然事件么?”  “不,所有的偶然是推理的必然,就像是彼此契约般的牵连!”  我抓起小伊的手,继续下一页。  第二点,撕毁物种间融洽的协议,据称,斯塔沃,进化为狼人。不过,之后我做过详细的调查,发现只是空穴来风,少爷能识破其中的秘密吗?或许能减轻无聊的旅途症状,答案附在下一页。  “狼人,真的存在吗?”  “既然都被斯其识破,那肯定就没有想象中的悬疑,猜猜会是什么呢?”  “难道是斯塔沃先生被释放狂躁症?”  “不,给你点提醒,斯塔沃的成长经历。”  “哦,一定是这样,生活在草原上的斯塔沃,出现某些烦躁的情绪,然后就扮演狼人寻找乐趣!”  “已经很接近,不过,应该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状态。”  “完美,哦,是那件狼皮的外套被粗略的辨识吧,然后在街头的流言中就越来越夸张,甚至被勾画为不存在的臆想。”  “那么,就来验证是否正确。”  翻过的扉页上,竟然是出乎意料的答案:辨识度,难道两位真的在猜测么?是否察觉到问题的真实性,请原谅我这种荒诞的玩笑,增添旅途的乐趣。  再次翻折回前一页,故事的开端,清淡的描绘出‘假设’的字样。  “咳咳,真是鄙劣的手段,不愧是妖娆的斯其。”  “贝尔,我们这算是被作弄吗?”  “哦?难道我们被欺骗了吗?”  “哦!没有,下一页,好像没有阅览的痕迹。”  于是在欢愉的气氛中,确定第三点没有类似的疏漏。  紧接着,怎么能缺少施罗德的遗憾呢?帝都的一等魔术师,却在一次演绎中出现失误,几乎沦为残废,可是,瘸掉的他,为何没有拄拐呢?  “于是,已经延伸为智力的测评吗?”  “好像是的,瘸子却没有拄拐,完全没有逻辑的概念。”  小伊拖着下巴思索着,十年的更迭,还是如此的呆萌。  “贝尔,你在想什么呢?”  “啊?我在发呆吗?”  “嗯,好像已经彻底的迷恋其中,是在哪里邂逅的姑娘吗?”  小伊邪恶的笑容,窥视着我。  “是啊,就一直在脑海中循环着播放,那是十七年前在秋日的邂逅,从第一秒钟,她就跨进我的心里,没有穿鞋子的奔跑,留下漫长的脚印,始终无法忘记。”  “贝尔!”  “之后,我落入无尽的深谷,任何的挣扎都无济于事,是她又一次出现,吹散堆砌的阴霾,她穿着鞋子,又一次重复着脚印。”  “贝尔。”  “之后,她就跑起来,拉着没有方向的我,一起跑起来,前方的悬崖,都被排列成平坦的土壤,身后坠落的山谷,也构筑成美丽的山涧。没错,那个姑娘,就是你啊!”  小伊绯红的脸颊,不停的躲藏着,却也张望着。  “贝尔,是在表白吗?”  “你觉得呢?”  “没有办法辨识呢,不过,总还是要反馈的。”  小伊凑在我的耳边,轻轻絮叨着:那是因为,我喜欢笨蛋贝尔啊!  “就这样吗?我可是贪得无厌的小偷呢!”  “嗯。”  温馨的时光,短暂而又急促,马车的速率,在减缓。  “现在该揭晓谜题了,关于施罗德的秘密!”  “诶?是因为隐形的拐杖吗?毕竟是魔术师。”  “如果两只脚都损伤,该如何拄拐呢?”  “哈?”  那就是斯其,一个不能被低估的超强执事。  最后,就是我的日常,作为独孤的管家,几乎就被各种上层的邀请包裹,情绪崩溃的时候,想到还在流浪的少爷,心中就不免一阵窃喜,所有的压抑,都能被释放。至于黑,现在正在学习烹饪,因为讨厌黏稠的缘故,奶油之类的,只能偷窃和使用。  所以,少爷,属于您的制裁时刻,到了。  停泊的马车,车夫正在进行入城的注册,温暖的秋,成熟的季节,仿佛又回到故事的开端,只是,这次,代表着结束。  “美丽的公主,下车呢!”  公爵府的门前,悬挂着耀眼的牌匾,该说是秩序,还是冷清?  “请问两位,有什么事情吗?”  “通传府邸的管家,就称是老朋友的拜访。”  “是,麻烦请稍等,请问,您的名讳?”  “贝拉·贝尔!”  惊愕的卫士,推开森严的门,是各位朋友排列起的幕布。  “欢迎回家!”  “是的,我回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